Nothing to fear but fear itself. (沒有什麼可恐懼,除了恐懼本身。) 西洋諺語曾有此句話。

以下亂看就好,沒一個重點所在,想到什麼就亂寫...

 

1.

唉~這個月又多了一聲嘆息聲。

如果可以重來,我寧可選擇重來。

下午蒼兄說的感覺好像是真的似的,意思好像我將成為我們阿榜阿文兄的替代位子(入主包裝組的成員?!),

我不篡位啦~!還一直叫我學會"撕膠帶",雖然他每次教我的時候很認真、講的也很仔細,

但是我就是動作不協調加上肢障,每次學東西就是跟不上別人的腳步,

怕把箱子弄壞,怕把機仔弄壞,老是怕一堆,卻無所成...

 

2.

今天腦袋閃過好幾個泛黃的回憶,

陸戰隊要退伍時,忠誠排富跟我說過的話,

也許吧!他可能是隨便說說,但我還是把他的話撿起來放在心裡,

希望總有一天能夠實現...但我想是不可能的事情...

(連隊上都知道排富對我好,但是我不會像有些學長,憑藉有排富的支撐就可以隨便亂來或是怎樣,我還是依舊是個阿兵哥,...我依然還是我,就如同在學校國文老師對我超級好,但我也不會藉此的囂張...只是看到有些人很喜歡攀附一些"權貴",假以高攀上,就失去了原先的本性...唉!為什麼我不能像他們那些人那樣,學著現實點呢?)

 

3.

算一算,這份工作是我維持最為長久的一份工作,五個多月快半年了,

還剩十一個月,這是目前預定的計畫,希望這未來的十一個月我能多學些...

先走一步算一步,說真的,十一個月到最後可能就沒半個月...哈!

沒個朋友。算了~職場算說什麼朋友,只有同事可言...休妄想...小武弟清醒吧!

其實說真的,我想學學平芳,做了八個月的品管,跑去考試(考上啦!)

沒去讀,因為當了儲幹啦!只是他必須在市區租房子,

什麼都樣樣來,

雖然我曾住過外面,什麼都樣樣來過,但是我已經懶得動了!

他用八個月的時間,我呢?

其實,我還蠻像他的,只是有點效仿他幾點(但我沒他的聰明),才有份工作!

太久沒跟他聊了,改天問候一下他好啦...

人生中能得些許知心能聊心事的朋友,你說能有幾個,

也許我有這幾個就應該算滿足了,我何須再多求呢?

小武弟,你真不滿足,太貪心了...

 

4.

現在有些事情我都不太敢說出來了,

就因為有了一次的教訓後,

丟臉到抬不起頭...

之前說要考試,考了兩次,

在家自己讀,讀到都懶了,跑去圖書館讀,讀到都睡著了!

考了兩次,一次比一次差!假如我稍微再用功點,

不要那麼偷懶,不要那麼嗜睡,...

說這些有什麼用呢?

逝去的在也拿不回來。

就是當初跟一大堆人說我要考試,

然後每個人都知道,

結果名落孫山,當然每個人都知道這件糗事...

小武弟你太過囂張了,什麼事情都告訴別人!

今天有人問我,當然我無聊才會先問別人,...

然而被反問回來,

我該怎麼說我晚上在做什麼?

這如果老實說,可能又要重蹈覆轍...

我沒要考試啦!所以不怕你猜...

只是還是不要說的好,

反正我自己的事情,干他人何事...

也沒人會想知道的。

算了...

越是在乎,越是注意...

....不說啦~

七點十五分啦!

時間寶貴~

小弟要乘風而去...

recycl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