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見紅"啦!我不是在叫你,建鴻(一個陸戰隊的戰友名字)。還有在這裡要向建鴻說聲抱歉,將手機備註鈴聲設成與鬧鐘一樣,以為是鈴聲響不注意的按掉它,三月十三日生日快樂!我遲來的祝福~在這裡補給你!改天回"貓仔坑(你還記得當時在貓仔坑,我們砲排在射把給步排演練時,打蜂吧!那時炎熱的天氣,足以我喝下兩三杯的飲料!想起那時的回憶,真是流連忘返,回憶是用錢買不到的!)"幫你挖些"蛋糕"給你,說笑的!請恕我粗心大意內~看了你的網誌我才恢復了記憶...只好明年再親自獻上最真誠的祝福^^a

DSCN0484.jpg
OK繃上的紅色部分是血液,有經過清水洗過!所以就沒那麼的『紅』!

見紅!這是我第一次獻給奇菱二廠,今天我的左手中指(middle finger)血流如注,手掌也割傷了!手臂手肘都割傷流血了...右手食指(index finger)腫起來了!左手割傷的痛,右手腫起來的痛。><"

禮拜六加班,禮拜日問我們要不要加班,大家大眼看小眼,最後"線長"不是縣長...說了一句,不用互相看,要或不要直說無妨,當然大家也說可以讓我們休息一天嗎?哈~看到線長讓我有點不好意思,所謂不好意思是我昨天接鐵片不小心把他的左手手肘畫了一痕...

二廠的工作雖然簡單,但是很"硬到",每天面對的這些鐵片又沒什麼防護手套能防止手刮傷,整天面對的是機械運作的噪音及抹鐵片的油漬,全身上下必有污黑處,眼鏡都是油膩膩,我今天站的某地"作業場所"地面油膩,因為油被我打翻了(首先我不知道油莫名奇妙的被放在那個小角落,所以...)然後,走路或站著都會滑溜...還有十五天也就是半個月離開二廠,期待吧!四月近了也就表示離三廠支援的日期也近了~!忘記所有一廠不高興的事情,忘記一廠所有的人,若回到一廠,也許我要如同新生者那樣重新適應,...

一本寓言書我看了幾天了?今天大致上快看完了!明天來寫寫心得~

霹靂天啟第一、二集,超級超級好看的!故事怎麼這麼精采,霹靂就是能將錯綜複雜的故事情節編演的如此精采,也當然,只有聰穎智慧的腦袋才能去貫通這些故事情節,有人說他看不懂確只看得懂"史艷文"的劇情,因為古老的布袋戲情節究竟是如此的簡單鋪成。所以,適合一般人欣賞,只有霹靂布袋戲,就只適合一些不同的人去賞心悅目。當然我不是在說我,我只是下層人士,...

手痛到現在,打字都打錯好幾個字,沒法!今天工作得腰都快斷掉了!一千多片的鐵片,...我要抹也要...沒椅子坐,吃飯沒地方坐,睡覺到睡不到幾分鐘,十二點五十就要開工,休息的十分鐘必須要走到很遠的地方去上廁所,沒有一個固定工作的地點...一休息光走那條路來回,腳就沒得休息。

....我該說啥?某人叫我換工作!這是...唉~有時我的信念總是會被動搖...我自認我對於某一事情只要一執著就是"進了死胡同的執著",難怪每個師姑伯看到我都要叫我放開心胸,別執意太多,沒法!天生這個樣子,我也想放開,但是心魔執著,... 

其實,沒有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除了我媽以外,...誰會了解我呢?(別人可能會回應你:那麼你怎麼不去了解別人呢?)說了解我,也大概能猜個我的行為二到三分,有誰能清楚我心中在想什麼嗎?其實我心中想什麼,我是不輕易講出來,看到一些事情,分明的我很了解,但是確是只存內心,不易說出!因為說出來會讓對方覺得有點"漸笑"(台語,意味"丟臉"),我知道人需要面子及尊嚴,我留了許多給別人,卻誰會留給我呢?「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看。」我不僅僅只留了“一線”給別人,甚至時常留了很多N線給了別人,但是別人呢?雖然說不求回饋,但是這種人與人相處之間的道理應該大家都懂得,如果你不懂得這種道理,那也就到此為止。

我的願景有很多,其中就是"結交好友",使命是"誠懇的對待",想想這種願景已不存在了,當然何有使命的意義呢?雖然對待其他人也不用完全的誠懇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我也希望我能達到這種層次!有待加強中...)

recycl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