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場次出席者:埠鳼鵡、鹽師弟、彣師兄、雁師兄、汯沉氏、治煉堂主朱剛鬣、伶師姐

 

  一整個上午,淨封堂並沒有什麼武功好練的,只是練了幾部武功罷了!額外的是埠鳼鵡、鹽師弟、彣師兄及雁師兄在堂中開始在練堂門武功以外的"殮哮衛"武功,這麼武功與汯沉氏師兄的口出刀劍與噴毒霧的功夫不一樣,這種"殮哮衛"是大家一起練的武功,而且有時還必須天方夜譚、創新創意!沒有互擊對方的意思,武功一旦使出,大家都能笑笑的接受,而也有時還能帶動下一波的熱潮。這種"殮哮衛",埠鳼鵡覺得很能夠培養淨封堂內師兄弟的感情,至少不是"人身攻擊",但是這種武功好像有點不太營養,偶爾累了!練一練添加一點樂趣也不妨。

 

  莫名奇妙的是,汯沉氏從治煉堂跑來淨封堂不知道拿了什麼武器?那時,埠鳼鵡剛好蹲在那裡混吃等死中,其實埠鳼鵡他也忘記了那段對話!只是筆者大致上用猜的猜一下兩人極短的對話!

汯沉氏:你在幹麻?

埠鳼鵡:沒什!在這邊摸一摸

汯沉氏:摸一摸?!

  這時汯沉氏摸一摸了埠鳼鵡的手臂,哇咧哩~埠鳼鵡心裡OS:埠鳼鵡又不是汯沉氏所講的有『 龍陽之闢』,然而這樣一摸,埠鳼鵡卻感覺倒是汯沉氏好像住在斷背山下!呵。苦笑

埠鳼鵡:OS:此時埠鳼鵡卻愣住不知道要接什麼話?

汯沉氏:難道我們的友誼就這樣沒了?(應該是這樣說的吧!導演用猜的,其實導演有點忘記他們兩人的對話!)

埠鳼鵡:我們有友誼嗎?

汯沉氏:哇靠~(這個哇靠,是代表什麼?還是作為語助詞無意解釋?)

埠鳼鵡:不是只是同事!

然後接下來汯沉氏走掉了!

 

  突然來個"友誼"這兩個字,讓埠鳼鵡突然應接不暇不知道該用什麼話去回覆?回歸到總壇後,埠鳼鵡遇到汯沉氏師兄卻不知不覺腦袋一片空,卻使不出今天與堂門師兄弟練的"殮哮衛"!其實這種心思很複雜?

  導演猜測分析:

一、埠鳼鵡當初對汯沉氏師兄是拿著一把火,很有那股熱血想與汯沉氏師兄不僅做個同門師兄弟外,還希望出了祈邻主峰,卸了師兄弟的名稱外還能在武林中做為好朋友,但是當埠鳼鵡拿著一把火,汯沉氏總是拿著一桶水,往埠鳼鵡的火把潑熄,還跟埠鳼鵡說埠鳼鵡有「斷袖之闢」...哇哩咧!

 

二、埠鳼鵡對於"好朋友"及"朋友"的區別是不同的,也許埠鳼鵡不夠格當汯沉氏為"朋友"甚至是"好朋友",也許只能在孳曌門當同門師兄弟這種情形,埠鳼鵡想對師兄好點,但埠鳼鵡只要想到汯沉氏講的那些話,埠鳼鵡本想從口袋中拿出的好意,卻是又收回去!埠鳼鵡想從口中說出話來,卻又是將話吞回肚子裡。

 

三、埠鳼鵡不想重蹈覆轍,如當埠鳼鵡若以昔日的態度拿著火把,屆時如果師兄再拿桶水往火把上倒,埠鳼鵡卻又再度倒楣。(導演建議埠鳼鵡一定要忍住)這次汯沉氏的態度算是和悅許多,比起上次來說,或許有點改善,埠鳼鵡可能就會跟師兄練練"殮哮衛"這部武功!

 

  真的沒武功可以練了!只好找找伶師姐練練打結技巧!漁人結、雙手結這種結還必須由伶師姐指導下才能夠實行!

 

  超級比一比,比堂主:

  衝呀派的第五學堂滯衝五少一元‧凳師傅與潟桶揩花派治煉堂主朱剛鬣,比起來真的是天地各一別,凳師傅是認真做事,對於門徒則會細心關懷;治煉堂主朱剛鬣則是以打掃百般刁難,真是無聊至極,自己堂內徒弟不打掃落葉,也管道了他堂內的整潔,自己堂內徒弟不刁難,卻喜歡刁難他堂,而且以最不引以工作重點的打掃為刁難主題,真是個怪咖堂主朱剛鬣。如果這兩個堂主要埠鳼鵡選擇,寧可選擇凳師傅!

 
  埠鳼鵡還會繼續與同堂師兄弟一起練"
殮哮衛"?

  想起重蹈覆轍埠鳼鵡真的肯定會忍住
  假若埠鳼鹉點燃火把,那麼汯沉氏還會拿桶水?

  汯沉氏還會使出他的獨門絕招口出刀劍語噴毒霧的功夫嗎?
  欲知詳情請繼續遊覽吾民視之畸扯花不凍外傳精彩第五集誰告訴我。

 

本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recycl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vin
  • 太精彩了
    我是忠實讀者^^a
  • 是哪裡精采了?!你太阿諛奉承了~
    我這是讀者文摘嗎?

    recycle2009 於 2009/04/30 21: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