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的軍旅生涯--異數就是常態--計畫跟不上變化--應變是唯一的方法--
  
  四月九日(一)搬洋蔥工作,那個地方好熟似,原來是之前某位蔥農把我與彥志撥給餐廳老板娘清洗冷藏庫的那個工寮。早上上了一車到另外一倉庫存放這些裝帶好的洋蔥,下午載了兩車!結果五點多回到米倉,這次洗澡就比較趕...晚間營長過來"滅火"(原本拔完洋蔥是要放九天的假期,現改為四天)
  
  四月十日(二)今天是最後一天拔洋蔥的日子!我與政戰及彥志等人來拔、剪、搬洋蔥。今天晚上去了二重溪出公差,睡當然睡那裡囉

  四月十一日(三)早上大夥忙著搬忙組床,整理內務及槍之鑑定等工作,下午戰檢(但又被退回),晚上去"台南大飯店"(屏東恆春的一家小餐館)吃飯,聽說是蔥農請的!此次,吃的非常的快速,七點三十幾分左右就回到營區,晚間九點副旅長集結一、二營在餐廳開講了一些話...

  四月十二日(四)營教練之遭遇戰。一早起床,開始走路到一山腳下,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座山較什麼山--三軍聯訓基地訓練場,在那裡休息,說真的太久沒走路,一走路左腳大姆指下開始出現漲水泡痕跡,右腳腳底已經形成了一顆超大的水泡,肉也歪掉,真是透極了我!

  四月十三日(五)營教練之防禦。今天晚上,應該說是最難熬的夜晚,砲排要挖砲陣地及觀測所!人手拿著有限土工器具挖坑洞!最後,請了工兵連的怪手來挖掘砲陣地!步排的也在弄鐵絲網等等!睡覺的時間已經是十四日早上兩點囉!

  四月十四日(六)營教練之防禦。早上五點起床,走走走!走到昨天的砲陣地,開始修昨晚怪手挖的一些缺失!我想!本來今天應該是"攻擊"才對!可能因為昨天,而延後吧!本來說三天完後要回去洗澡,但計畫跟不上變化,上即傳令規定,在此稅六天五夜吧~

  四月十五日(日)營綜合教練之遭遇戰。今天算是尖兵,走在那彎彎曲曲有如萬里長城的"訓道"上,上、下坡感到非常刺激,上坡是人在推車,下坡是車再推人!可說是有點好笑,早上拉彈藥車跟不上部隊,結果勒~走錯路線,幸好輔導長發現了我們,幫我們一起推車上參觀台...最後,才開車下去殉道開始推、拉車~

  四月十六日(一)營綜合教練之攻擊。載網沙溪那裡攻擊架砲

  四月十七日(二)營綜合教練之防禦。在打實彈那裡的山坡地作防禦,結果一營的某連要攻上來!我們最後更換砲陣地。晚上九點多營集合,九點三十多分拿到休假單,到了高雄火車站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五十六分,攔了計程車坐到仁德交流道口的7-11,看看時間為隔日(十八日)凌晨三十三分,等了十多分後,媽媽來載我回家囉~我溫暖的被子!超級想念的... 回到家洗了澡!感覺真是舒適,六天沒洗澡的感覺真是令人感覺不舒服...



recycl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