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場次出席者:汯沉氏、埠鳼鵡、副門主‧柚仔皮

 

文中亦有文中意,麵裡含有苦隱事。

掌櫃不懂客官味,客官苦思百不行,

最終諸於今日早,且問掌櫃麵如何!

湯燙,燙舌,苦悶,悶心,客官莫於心遺。

掌櫃:霧也,爛也!此題切若真事?

掌櫃真假莫懂?非懂?正知?客官難掌!

昔之,掌櫃曰云,吾乃深藏不露矣。

假以深藏且不露,又另意于"短而可見,一藐得之"。

 

  一碗麵的故事:

  『午後,吾從掌櫃那叫了一碗陽春麵,要喝第一口湯時,湯燙了吾的嘴角;當吾一口吃下麵條時,發現麵條根本沒味道,吾察覺掌櫃是不是忘了放入調味料?桌上剛好有一瓶五香調味醬,又剛好吾又不小心倒入太多的醬汁(幾乎整瓶都倒光),然而這碗陽春麵,吾究竟吃不吃?吾又是這家店的熟客,下次吾會改換別間?

 

  附加限制條件:

1.身上僅存只能買這碗陽春麵的錢;

2.本身忠誠度極高,不容易換別間麵攤;

3.自己富有一種意識,民以食為天,要丟棄這碗麵,肯定會遭天譴;

4.麵攤為小本生意,以收現為原則,不刷卡,也不讓客人欠款;

5.方圓百里內,也就唯獨此家麵攤,如果吾放棄這家,要找到合適的麵攤,那可能要花上幾天幾夜,那時吾已經不能承受肚子的挨餓程度。』

 

  埠鳼鵡等了兩天的消息,卻沒有任何的回應傳來,埠鳼鵡昨夜想出了一個應該可以解決"一碗麵的苦悶",埠鳼鵡給了這碗麵的解答是,如果不主動問問掌櫃,可能也不知道這碗麵的下文是如何?醬汁是埠鳼鵡倒光,又加上五個限制下,埠鳼鵡只好主動找上掌櫃問問是否可以多加點麵湯,讓麵湯能夠稀釋醬汁,如果埠鳼鵡不主動問掌櫃,也許陽春麵會變成了炸醬麵或者是乾麵也說不定,只有向掌櫃問可否多加點湯到埠鳼鵡的陽春麵下?!這可能是最適當最合宜的解決一碗麵的苦悶。加湯不用另給銀兩!如果要給銀兩那這家店肯定是黑店,但埠鳼鵡在這家客棧吃習慣老闆的招牌麵,有點捨不得換別家,但又方圓百里內何得覓尋客棧?也就謹此一家。

 

  汯沉氏:掌櫃你熟悉?

  埠鳼鵡:不熟識,熟識?心中OS:埠鳼鵡想深入認識掌櫃,認識一下掌櫃得生辰八字、家中妻兒大小、店內瑣碎雜事,掌櫃就是不願向客官答之一句,而頻向客官,埠鳼鵡,盤問許多事樣,意味著:"語帶關切,心含關懷"的心態告訴埠鳼鵡。

  埠鳼鵡既為熟客,掌櫃雖為其主,應為客隨主便,主從客意,相互應答雙其重要。主客如能達成雙向溝通,可見埠鳼鵡會時常關照掌櫃的店,若以為單向回應,這樣只得知埠鳼鵡的事,埠鳼鵡卻不知掌櫃?這何足稱道為友誼或是友情?主客主客,雖是主雖是客,但如話若投機知其意,這可稱是友誼中的友誼。因此,汯沉氏問起"掌櫃你熟悉嗎?"究竟埠鳼鵡該回答熟識或不熟識?汯沉氏的這句話,可真正的問倒了埠鳼鵡。

 

  下午,副門主‧柚仔皮跑過來淨封堂這幫忙淨化及封裝治煉堂所製煉的寶物,突然間,柚仔皮突然開口問起埠鳼鵡。

  副門主‧柚仔皮:上次你去到衙門上課,事故為何?還有要繼續前往衙門?

  埠鳼鵡:沒了!已經上完了,事故發生的內容就是你要試試看嗎?

  旁白:副門主‧柚仔皮,臉上帶著一副笑容,雖然柚仔皮全身包著像忍者,但是透過那副瞇瞇的笑眼,埠鳼鵡知道副門主在偷笑。

 

  奇奇奇奇奇。

  柚仔皮應該是中秋節才會有的東西,為什麼現在就會跑出來?

  柚仔皮幾乎不會跟埠鳼鵡聊天講話(除非有事),這回柚子皮他為什麼會主動跟埠鳼鵡聊一下天?是無聊還是

  汯沉氏對於這碗麵是懂或非懂?還是真知卻不應?他到底認不認識掌櫃?還是汯沉氏早已認識此位掌櫃?究竟是如何?

  欲知詳情請繼續遊覽吾民視之畸扯花不凍外傳精彩第六集莫再問。

 

本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cycle2009 的頭像
recycle2009

少年不識愁滋味, 為賦新詞強說愁。

recycl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